隨時關注我司動態

了解我司最新進展

關注行業最新熱點

方便快速查詢最新熱點

關注自身健康

隨時了解自身身體狀況

運用3D打印治療兒童先天性心臟病


出生才9個月,卻因為心臟上破了5個洞,生命垂危。更為棘手的是,有的洞位置特殊,醫生通過超聲都無法“看清楚”大洞的全貌。近日,南京兒童醫院經過兩次手術,特別是在第二次手術中,用3D技術,先是打印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心臟看清楚了洞的位置,然后在跳動的心臟上“扎針”,成功挽救了這個男寶寶的生 命。據悉,這是第一次給孩子心臟手術運用3D打印技術。近日,現代快報記者在南京兒童醫院見到這個堅強的寶寶,正在逐步康復中。(通訊員 吳葉青 現代快報記者 劉峻)



非常危險!孩子已經挺不住了

懷孕9個月,孩子查出患有先心病

金先生和愛人都來自安徽。懷孕初期,金先生帶著愛人去了一家私立醫院,醫生檢查后沒有發現太大異常,只是說“排除了70%可能的心臟病”。金先生的愛人,曾 經患有“法洛氏四聯癥”先天性心臟病,在18歲的時候,通過手術痊愈。雖然知道心臟病有可能遺傳,但金先生也沒有太在意。

等到懷孕9個月,準備去大醫院生產時,檢查才發現了不對勁。“醫生說孩子有嚴重的心臟病。”金先生感覺天都要塌了,心想孩子出生后總是能有辦法。

孩子生下來后,由于心臟上有大洞,特別容易感染細菌病毒。金先生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才9個月,已經記不清多少次感冒了,光大病肺炎就已經三次了。

問題還不僅僅是肺炎這么簡單,“得了這個病,孩子最明顯的就是長不大。如果不治,孩子也活不了太久。”南京兒童醫院心胸外科副主任醫師孫劍說。

檢查發現,孩子心臟上至少有3個洞,其中一個直徑大于20毫米,是房間隔缺損,還有2個是室間隔缺損,洞口直徑估計7-8毫米大。最令人擔憂的是,孩子的肺動脈高壓,已經達到了極限,如果沖破了這個極限,錯失最佳手術時間,再做手術,孩子可能下不了手術臺。

第一次手術 冒險開胸,危險仍未解除

開胸手術,放了兩把“金屬小傘”

金先生心急如焚,希望能盡快動手術。7月3日,寶寶上了手術臺。

這一次手術長達143分鐘,是個開胸大手術。因為心臟大洞實在太大,必須采用最傳統的手術方式,也就是體外循環。讓心臟暫時停跳,利用體外循環機,維持孩子的呼吸、供氧,然后醫生在心臟上實現手術修補。

“房間隔缺損的洞太大,只能采取手術修補的方式,另外兩個室間隔缺損的小洞,放了封堵器。封堵器像把小傘,‘撐起來’就堵住了洞口。”孫劍說。

手術后,竟然又發現了2個洞

手術結束后,準備撤離呼吸機的時候,意外又發生了。患兒一旦脫離呼吸機,總是呼吸困難,這提示醫生,心臟可能還有其他問題。

醫生再次用B超探查,在寶寶心臟肌部分,發現居然還有兩個室間隔缺損,這兩個小洞位置深,甚至幾度躲過了B超的探查。

孫劍告訴記者,按照常規的手術方法,沒辦法給新發現的兩個小洞放封堵器了。“封堵器是金屬制品,就跟心臟支架一樣,放太多,對孩子發育不好。一般成人心臟手術,也就放三四個封堵器,以前做過那么多的兒童心臟手術,我最多也只放2個。”孫劍說。

最關鍵的是,這兩個小洞位置太特殊,超聲看得也不是很清楚,如果去修補,就需要再在心臟上“拉一刀”,這樣才能直接看見。這對孩子“滿是漏洞”的心臟來說,無疑是雪上加霜。

孫劍考慮再三,還是出了手術室,與家屬商量了一下,決定暫時結束第一次手術,等下手術臺再想其他辦法。

二次手術有了精確3D模型,手術順暢多了

看不到洞口全貌,醫生很著急

為了保證孩子的生命體征平穩,在重癥監護室內,孩子一直戴著呼吸機。

二次手術的目的很明確,如何精確找到這兩個小洞的位置,判斷出大小,用數量最少的封堵器,把兩個小洞一次修補好。同時,最好不要再次開胸,也最好不能在心臟上開口子。這些難題確實有點棘手。

特別是看不到洞口全貌,讓醫生很著急。“我們一般的超聲只能看到二維,也就是說是平面的。這樣,醫生一邊手術,一邊只能靠經驗想象。”B超室主任左維嵩說。

由于二次手術迫在眉睫,金先生也十分著急,幾次去找孫劍商量。孫劍昨天笑著告訴記者:“當時確實也給逼急了,就去網上查資料,有個‘美國醫生利用3D打印心臟救活先心病嬰兒’的消息,我覺得能行。”

花700塊錢打印了一顆“心”

近日,現代快報記者在南京兒童醫院辦公室,看到這個打印出來的心臟。看起來比正常兒童的心臟略大。“這恰恰也說明,孩子心臟異常,必須要做手術了。”孫劍說,由于長期的肺動脈高壓,心臟已經略大于常人的心臟。

金先生告訴記者:“如果要用最好的材料打印,那得兩三萬一個,后來與廠家協商了一下后,用最便宜的材料打,一共花費了700塊。打印了一個和孩子心臟一模一樣的心臟。”

模型一共分解為三塊,直視下,可以看到患兒心臟肌部各個室缺的位置及相關關系。這樣醫生就能很直觀地看到孩子的心臟,清楚地知道孩子心臟洞口的全貌。

在心臟上“扎針”,手術一氣呵成

7月21日,二次手術開始。孫劍說,這一次不用開胸了,用的是微創。

這個微創的創口,只有針眼那么大小。就是將直徑不到1毫米的長針,直接從胸口“刺”進去。這個手術,扎針的時候,心臟是在跳動的,常識就能判斷出,最大風險 就是大出血。在胸前超聲、食道超聲雙重嚴密監護下,一根長約5厘米,內有導絲的穿刺針從胸前的第4肋骨的位置“扎”了下去,從右心室到心臟,又來到室間 隔,最終將一枚封堵傘通過導絲放到心臟內部的缺損處。

由于事先有了3D心臟,因此手術一氣呵成,僅用時25分鐘就結束了。4天后,孩子安全地從呼吸機上撤下。

經過20多天的恢復,昨天,現代快報記者看到寶寶的時候,他已經從重癥監護室轉入普通病房,正在逐漸康復中。

孩子長大了,洞口會不會變大又破了?

隨著孩子逐漸發育長大,心臟上的洞會不會又變大,導致再次手術呢?南京兒童醫院心胸外科副主任醫師孫劍告訴記者,這個可能性不大,封堵器撐開后,像把傘一樣,堵住了漏洞。隨著寶寶發育長大,心臟肌肉會慢慢包裹住封堵器,兩者融為一體。

3D以后會成為手術常態嗎?

孫劍說,將3D打印技術應用于兒童先天性心臟病的治療在國內應該還是第一次,這對于一些復雜先心病的患兒,特別是心內畸形結構復雜及大血管有異常變化的患兒 治療應該是個好消息。通過3D打印技術復制患兒的心臟,可以讓醫生在術前對患兒心臟解剖結構有一個直觀的了解,就可以制定出完美的方案,更加精確和安全。 相信隨著3D技術的快速發展以及材料學的進步,3D打印技術會廣泛應用于醫學的各個領域。不過,目前還存在不少問題。關鍵是3D技術人員不懂醫學,懂醫學 的又不懂3D,兩個領域磨合需要很長時間。

來源:新浪新聞中心

内蒙古快三开奖软件